澳门永利平台娱乐网址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鸳鸯佩是我们夏云山庄最重要的宝贝,有一次我偷听到爹爹和管家的对话,听说鸳鸯佩可以开启某样逆天的圣物,现在爹爹拿来当我的嫁妆,我不知道是高兴还是担心。

    卫季云已经收好了鸯佩,然后又拿过我的鸳佩看了几眼,这才还给了我,带上我去给爹娘敬茶。

    五、

    卫季云对我很好,他的爹娘,哦不对,现在也是我的爹娘了,他们也对我很好,清霄派有什么好东西,都会第一时间想到我。

    卫季云总是很忙,自从那天敬茶后,我再没有见过他了。

    我不知道卫季云为什么会这么忙,我见爹娘的次数都比见他的次数要多。或许是因为他很孝顺吧,反正清霄派的人都是这么说的。

    不过孝顺与忙碌有什么联系呢,我不明白。

    后来他身边的人给了我一只白猫,眼睛绿幽幽的,背上还有土黄色的条纹。

    我记得,就是这只猫让我和卫季云有了第一次的见面。

    阿容辅导我管理清霄派,我虽然不喜欢麻烦事儿,更不喜欢管这些琐事,但还是接下了这个任务——爹娘告诉我,卫季云每天都要出去与这个门派那个家族见面的,根本无暇顾及清霄派的内务,作为卫季云的妻子,我有义务帮助他管理好清霄派内部。

    于是我就答应了。

    爹爹一直都说我很聪明,我到现在才发现,我的确很聪明。因为起初都是阿容教我如何对账、处理闹事的下人,可是几天后,阿容处理事情的方法反而远不如我了。

    我尽心尽力替卫家管理好内务,因为我希望能够再见到卫季云。

    我偶尔会与白猫为伴,逗它叫。也会拿出鸳佩对月思索——卫季云会不会也拿着鸯佩想我呢?

    我呀,就是爱胡思乱想,这不,没有把卫季云给想来,云门的刘妍倒是被我给想来了。

    她带着云门的人来羞辱我,说她的季云哥哥并不是真的想要娶我,还说我不懂规矩,起得晚睡得早,吃饭不吃青菜不吃肥肉,特别挑食云云。

    我真想问她是如何知道我的这些习惯的?

    应当是有人监视我吧!

    阿容建议我换了身边的人,可是这一次我没有听她的——我想让卫季云知道我的习惯。我猜刘妍会把我的坏习惯告诉卫季云,卫季云知道了,说不定还会来笑骂我几句。

    我喜欢卫季云,喜欢他暖阳般的笑容。

    一开始我并不喜欢他,可是想着想着,我就是喜欢上他了。

    好奇怪对不对?我也这么觉得。

    后来卫季云真的就来找我了,他没有骂我,就是让我早点睡,晚上起晚了也没有事,他还叫我不要挑食,不喜欢吃就少吃,但不许不吃。

    最后他抚摸着我的脑袋,微微笑着柔声道:“灵儿乖,晚上我带你出去玩。”

    这就是我和他短暂的第五次见面。不过我很高兴呀!因为晚上又能与卫季云见面啦!

    当天夜里,我特意选了一身珊瑚蓝清新碎花裙,坐在镜子前挑选着桌上的发簪,刚好这个时候阿容匆匆来了,我没有注意到她脸上的焦急,还一手举起一支发簪,笑眯眯地问她:“阿容,你觉得这支翡翠簪花好看,还是这支檀木红珍珠发钗好看?”

    “小姐!”阿容抽出我手中的发簪随手丢到一边,满脸焦灼地拉起我的手,“小姐快随阿容走!夏云山庄出事儿了!”

    我的笑容顿时僵在脸上,手悬在半空酸痛了也没有放下来。

    阿容刚才说什么?夏云山庄出事了?

    六、

    娘亲走得早,我是被爹爹拉扯大的,爹爹对我特别特别好,我想要的,他都会给我。

    可是现在我想要一个家,他给不了我了。

    我忘不了那一夜阿容拉着我狼狈地逃,逃着逃着身前背后就出现一群人将我们围了起来,接着刘妍从里面走了出来,她高傲地抬起下巴,一脸不屑地盯着我,傲慢言:“夏灵儿,你真以为季云哥哥是喜欢你的?他呀,要不是为了阴阳极,才不会娶你呢!”

    我知道阴阳极,逃跑的路上阿容都告诉我了,阴阳极,就是鸳鸯佩。

    我的爹爹对这门亲事很看好,他甚至觉得卫季云就是我的良配,否则也不会替我允下这桩婚事,还叫我把鸯佩给了卫季云。

    鸳鸯佩即是阴阳极,能够开启天眼的阴阳极,是江湖中人追逐的宝物,夏云山庄将阴阳极制成简单不起眼的信物鸳鸯佩,也是为了应付江湖中人。

    要知道,天眼若开,天地换色。这个可以通晓天地万物秘事的神物,怎么可以交给那些居心叵测的江湖中人,怎么可以交给杀我爹爹灭我夏云山庄的卫季云!

    爹爹没有想到,我也没有想到,清霄派盯上了阴阳极,甚至知道阴阳极就是鸳鸯佩,故此让卫季云娶我,从而得到鸳鸯佩,得到阴阳极。

    阿容护在我的面前,警惕地盯着刘妍和周围的人。我却将手攥得紧紧的,颔首垂眸,走了神。

    适才在逃跑的路上,阿容也说了,卫季云带了许多江湖门派围了夏云山庄,爹爹带人誓死抗争,奈何一直敌众我寡,最后没能守住夏云山庄。

    鸯佩已经在卫季云手里了,我不能让他得到鸳佩。

    思及此,我的手又紧了紧,指甲陷进手掌心,我却无视了这隐隐作得痛。

    卫季云也出现了,他就站在刘妍的旁边,淡淡地看着我,没有了往日的温暖笑容。

    卫季云不顾众人的劝阻,让我与他单独聊一聊。

    月亮很亮,照亮了半片天际,我很喜欢这月,亮亮的的,坐在夏云山庄的院子里,或许还能看清书上的字。

    “灵儿,把鸳佩给我。”卫季云一开口,就向我索要夏云山庄的宝物。

    “卫季云,把鸯佩还给我。”我死死地盯着他,双手有些发颤。

    我与卫季云拢共见了六次面,他却夺了我生命之中最重要的人与物。

    我的爹爹,我对他人的欢喜。

    这一夜,卫季云对我说了很多话,他说他娶我并不是因为阴阳极,他说他真的喜欢我,他还说他不会让我伤心……

    可是现在呢?他想要拿走鸳佩,他逼得我失去了爹爹,他还帮着江湖中人对付夏云山庄……

    “灵儿还记得小时候你从土匪手里救下了一个重伤的小男孩吗?你说他长得斯斯文文的,就叫他书呆子,你还送给他一只白猫,灵儿,书呆子就是我啊,就是我啊……”

    我听得怔住。

    卫季云趁我走神之际将我打晕了,醒来的时候,我躺在一间木屋子里,后颈还有疼痛的感觉。

    我费力地撑起身子,意识恍惚地转头打量这间屋子,我看见阿容正在一边熬药,她无意偏首看见我醒来,连连放下手中的活儿激动地向我跑来:“小姐?小姐您可算醒了,您都昏迷了三天,吓死阿容了。”

    “阿容?你没事儿?”我的意识很模糊,可是看见阿容,我顿时清醒了。

    卫季云不是拿了阴阳极吗?听阿容说我昏迷了三天,三天时间,或许足够卫季云开启天眼了吧……

    天眼是什么?那可是能够窥得天机,知过去,晓未来的神物啊!

    阿容告诉我卫季云受了重伤,我连他怎么受伤的都没问,就蹙起眉头忙问:“他没事儿吧?”可是问了这个问题之后我就后悔了。

    卫季云是我的杀父仇人,我怎么还希望他活着?

    阿容注意到我的眼神忽明忽暗,忽柔忽戾,有些担心,一边的药汤热气腾腾,滚烫的药水冲得陶瓷盖子汩汩作响。

    阿容说,爹爹没有死,他被卫季云安排在了偏远的地方养伤。

    阿容说,天眼没有被开启。清霄派的派主和夫人太想要开启天眼了,他们要利用天眼在武林呼风唤雨,卫季云不愿意爹娘对他失望,可又不想伤害我,于是自己演了一场戏,夺了阴阳极,却在最后掺了假,用假的阴阳极启动天眼——他也因此被反噬,现在生命垂危。

    阿容还说,卫季云在等我。

    卫季云在等我?

    我想那夜卫季云说的话,他竟然就是多年前我追着赶着要和他一起玩的书呆子!

    书呆子可是我小时候印象最深刻的人了,他总是滴答着鼻涕,软软弱弱地跟我说话,没有想到他长大后,会这么好看,笑起来会这么温暖。

    阿容带我去一家客栈见到了卫季云,他手里攥着完整的鸳鸯佩,平躺在床上,脸色惨白,空洞无神的眼睛勉强睁着,眼瞳灰灰的,像是铺了一层翳。

    “卫季云……”

    听见我的声音,卫季云的瘦动了动,眼睫也颤了颤:“灵儿?”他的声音虚弱极了,连喊我的名字都这么困难。

    我连忙扑倒在他的床边,哭哭笑笑地不知道说了多少话。

    我告诉他我喜欢他,好喜欢好喜欢他的;我告诉他我的爹爹没事儿了,卫季云也会好起来的,我一点儿都不伤心了;我告诉他自从澳门永利平台娱乐网址他的妻子之后,我有多努力想要做好一个女子该做的事情;我还告诉他书呆子和夏灵儿的事情……

    卫季云不知道什么时候闭上了眼睛,嘴角微微上扬,那个弧度就和我们第一次见面一样,好温暖好温暖。

    这是我和他的最后一次见面,夏云山庄的人被追杀,即使作为他的妻子,我却不能送他最后一程。

    我最不平淡的故事到这里就结束了。

    这一年的冬天下雪了,我倚在窗前,抬头看着天空一轮明月,这月儿不亮,应该是因为下雪的缘故,我有些冷了,就搓了搓肩膀,阿容走过来替我搭上了斗篷,晃眼一看,斗篷好像是银白色的。

    窗前的刻竹瓷瓶插着一株梅花,旁边搁着完整的鸳鸯佩,被暗淡的月光一照,竟然还能闪光,我低头看着那物件,轻轻笑出声来:“鸳鸯于飞,毕之罗之……”

    我看了一眼旁边微微笑着的卫季云,说:“我有一样东西给你。”我叫阿容拿来了那一对鸳鸯佩,回忆了父亲的话,将鸯佩给了卫季云。

    卫季云接过鸯佩,愣了一下才开始细细打量。这鸳鸯佩就像阴阳两极,鸯佩是墨玉,眼是白玉,那纹路细腻清晰,小巧玲珑的,我的鸳佩嘛,自然就和鸯佩的颜色相反。

    旁边坐了个人,穿着素色云锦衣,衣服上绣有银白色的花纹,精致极了。

    唔……不是红色的就好。

    “醒了?”我听见了卫季云的声音,温温和和的。

    “还要给父亲母亲敬茶呢,小懒虫快起来。”卫季云轻轻地敲了敲我的脑袋。

    我坐在铜镜之前,阿容替我打扮,卫季云就坐在一旁看着等我。

    我突然想起来一件事情。

    我从来没有觉得自己这么漂亮,阿容见我这般惊喜,心情也好极了,顺手就给我带上了红盖头。

    我被阿容扶着出去,红盖头罩在我的头上,看外面的一切似乎都是红色的。

    真喜庆啊!

    就是卫季云的声音。

    我一抬头就看见了他,他正冲我笑,像极了冬日里的太阳,温暖极了,不过……卫季云这个太阳太烈,现在又正值盛夏,我看得冒了汗,脸色菲菲,耳根子还有些发烫。

    阿容叫我别睡,可是我累了一天,实在撑不下去了,打了个呵欠,鞋子都没脱就倒床睡着了。

    半夜的时候阿容叫我起来,我神志不清,好像被灌了酒,之后的事情我真的记不清楚了,不过那一夜我睡得很香,第二天还是被太阳给晒醒的。

    黛眉朱唇,眼睛有神极了。美人儿满头珠钗,吊坠一直垂到脖子,尤其是发髻正前头的凤钗,我数了数,有九条尾巴,听说朝廷的皇后娘娘也是带九尾凤钗的。

    这是我。

    吹着吹着我便到了清霄派,这一天下来我也不知道干了什么,反正被阿容扶来扶去做这做那,累得我快要虚脱。好不容易入夜了,我才被扶进了屋子坐下,刚想要扯开盖头,却被阿容焦急地拦住了,她忙说:“小姐万万不可,这红盖头得等姑爷来取呀……”

    我都被那红红的玩意儿罩了一天了,看什么都是红色的,我怕要是明天起了床周边还是红色的,那我岂不是个神人了?

    昨晚没睡好,我觉得好困啊。

    我听见了爆竹啪啦啪啦的声音,听见了江湖豪杰贺喜的声音,听见了马蹄踏踏和车轮汩汩的声音。

    被阿容抚上了马车,我吹着红盖头让它飘起来,可是红盖头有些厚,我吹得要断气了它都没怎么飘。

    四、

    今天一早我就被阿容拽起来了,说是替我点妆更衣,我迷迷糊糊的,连自己流了几次口水都不知道。直到我发现铜镜里有一个大美人后,才彻底醒了过来。

    桌上的大红蜡烛微微摇曳,铜镜泛着铜色的光,我瞪大了眼睛,身子向前挪了挪,伸手抱着那铜镜仔细瞧着。

阅读凤策凰权最新章节 请关注完美小说网(www.icicci.com)



随机推荐:男朋友出轨之后夺舍之停不下来都市之神豪后宫系统囚妻重生七零:神医娇妻,宠不停!见异思迁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