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永利平台娱乐网址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有些紧张的看着屋顶。

    “白羽薇,我觉得我就要成年了”

    “······”

    “白羽薇,我成年后我们就生孩子吧”

    “······”

    “等有了孩子,我们一起教养她们。你教她们读书写字,我教她们狩猎,你教他们缝制,我教他们下陷阱····”

    “·····”

    “白羽薇,我真的很想要快点成年”

    “······”

    一夜好眠,在醒来屋子里只有白羽薇一个,就是独狼群都不正。

    穿戴好,白羽薇就出了屋子往河边去。

    此时,女人在打水,男人在和泥。

    一见白羽薇靠近,雪狼就问:“这窑洞要砌多大?”

    想了想,白羽薇走离几步,用脚在地上画,片刻就画出一个圆形的圈来。

    “先砌这么大的”

    “好”对着白羽薇点了点头,雪狼转背:“我们开始”

    泥已经和好了,只要抱转头过来就行了。

    可将窑洞砌了十几层后,白羽薇突然喊停。

    “等等”

    “怎么了?哪里不对”

    撑着下巴,白羽薇有考虑了一会:“将这边的拆了些,留个门出来”

    她昨天试验的是烤鸭炉那样的炉灶。

    现在看着大家砌才想起,砖窑就是跟瓷窑不同,也应该大同小异。

    她看过瓷窑的,瓷窑有门。

    那么这个砖窑也应该有门才对。

    不然入窑跟出窑都得从窑洞上头走了。

    那样会很费力的。

    大家对于窑洞半点概念也没有,白羽薇说什么就是什么。

    在白羽薇话落后,白斑跟雪狼就来将她所指的位置拆掉,而后在砌时留出了一个门。

    这窑洞虽然大,但人多,大家一起不过一个多小时就将它给砌好了。

    看着眼前的巨大半圆,白羽薇想了想。

    “先不要急着砌下一个,先码一窑砖来烧着试试”这个跟昨天的不同,是需要试一试的“码放四层砖块就要码放上跟砖块差不多的柴火,这些柴火不要架太空了”

    “嗯,我们先码一些你看看”这个他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做,只能让白羽薇来确定。

    “好”白羽薇退出了窑洞,看着大家。

    距离窑洞最近的砖块已经砌了窑洞,想要往窑洞里码放砖块得背二十多米,这个距离不远,但往后要背的距离可不近。

    不管是土坯还是砖块。

    看着大家背来砖块码放,白羽薇心里则在琢磨工具。

    如果做些小推车,人是省力了,但还是需要人推。

    如果让独狼来,比小推车要省力。

    可她不想将独狼用成纯粹的宠物。

    以后部落还得靠独狼保护呢?

    那要怎么办?

    脑海里一个想法突的跳出来,白羽薇双手一拍。

    “这个可以”

    小推车需要一个一个人推,要是做成轨道,那么只要那边将砖块码放在轨道上的滑板上就能用脚架将它扯到窑洞口。

    要是在各个窑洞口在做一个活动的可以拆装的轨道,那么还可以直接将它送进窑洞。

    如果有轨道,就是不用脚架其实也可以。

    滑轮减轻了重量,几辆连在一起的小平板车对于男人们不会是问题。

    用人力是有些累人,但比加上脚架的要简单很多。

    心头想着白羽薇就开始构思,在她想出个所以然时,窑洞里已经码放好了砖块。

    在窑洞里,雪狼喊着:“白羽薇,你来看看这样可以了吧”

    进入,看了看横竖架空着码放的砖块跟填入其中的柴禾:“可不可以我也不知道,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点火烧”

    “那现在就烧”

    “嗯”

    在窑洞口将火点燃,白斑跟大鹏赶紧将窑洞们砌上。

    完完全全的将门口封住了。

    看着窑洞顶端冒出的烟雾,里头应该已经燃烧了起来。

    雪狼道:“这个应该是可以的,我们开始砌下一个吧”

    “开始吧,要是这个不行改也比现砌要来得快”

    这一天,中午晚上都是白羽薇跟几个老婆婆煮的鱼头汤下鱼肉鱼子。

    到了天黑吃过饭,大家又接着砌了两个,在十一点左右,附近已经有十三个窑洞。而最开始砌好的那个,里头一直在燃烧,到要睡时都没有烧完的迹象。

    可能是里头的柴禾码放得太多,也可能是窑洞开的口少,空气进入得少了,这一窑一烧就是两天,在第三天中午才不见有烟。

    而这两天,男人们没有在砌砖窑而是开始做土坯。

    女人们开始缝制兽皮。

    “白羽薇,还不可以开吗”手里动作不停,梅子有些心急:“应该早就烧完了的”

    瞟眼看了眼窑洞,白羽薇低头看着雪狼整在组转的滑轮平板车。

    “可以应该是可以了,不过现在里头怕是温度很高,为了不出意外,等明天在开吧”

    “喔,那就明天开”她感觉今天晚上自己要睡不着着了。

    她就是这么操心啊!</content>

    蛮荒娇妻:嫁个好野人

    “······”你都不知道我怎么知道。

    白羽薇不出声,雪狼突然翻了个身。

    而在这里,没人知道她写出来的可能是错别字。

    所以,只要是她教的,是她写出来的就不会有错误这样的说法。

    但字她会写,画就困难了。

    有些困的白羽薇已经有些迷糊了“嗯”

    在平稳的呼吸声里,雪狼沉默了好久,就在白羽薇要睡过去时,他的声音又起。

    “你说,我什么时候会成年?”

    “嗯”

    “也教我画画”

    “这怕是不能”

    雪狼都比她画得好。

    “那以后我多画画,尽量画好些”这样就能帮到白羽薇,也能将自己的画留下。

    想到的也可能写不出来。

    现代人除了学生时代,真的很少写字,她能写还多亏了平时上班时有需要写海报或是快递的。

    躺上床,雪狼侧身看着白羽薇。

    “白羽薇,等有时间了,你也教我写字吧”

    “不会吧?”在他眼里,白羽薇是无所不能的。

    “真的,所以以后画画得靠大家,谁画得好就让谁画”

    字,寻常要记录的她都会写,生僻字那些就不要去想了。

    “为什么?”

    “我还没你画得好”

    <content>

    说着以后要留下什么,大家是想破了头。 http://wWw.

    这一夜在将鱼肉都烤出来后都有些睡不着。

阅读蛮荒娇妻:嫁个好野人最新章节 请关注完美小说网(www.icicci.com)



随机推荐:我不想继承万亿家产男欢女爱豪婿试婚100天:帝少宠妻七天七夜某天澳门永利平台娱乐网址公主快穿黑化:病娇男神,甜炸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