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永利平台娱乐网址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小岛看似不远,可在海上大约飞了半个时辰,那小岛还是那般大小,云无忆便有些极了,若一直飞不到瀛洲岛,自己体内的真气总会有用完的时候,那时,二人还不是要喂了鱼。

    ……

    ……

    话说霁月和长灵出了幻世,并没有马上往东周帝京赶,而是来到了山下小镇清源镇,二人站在街上,远远地瞧了见“天一阁”的牌匾。

    “多久没来这里了?”

    “几百年了吧!”

    “这我可不信,你可是偷偷遛下山几次的,别以为我不知道!”霁月站在长灵身后,说完,便一个人径直地往“天一阁”走去了,看上去是要进去的。

    长灵站在原地愣了一下,旋即赶忙回来上前拉着了霁月,说到“师姐,你干嘛呀?”

    “累了,进去喝口茶,歇息一会!”霁月挑了挑眉,露出一副玩味地笑意。

    “可我们刚下山,路都还没走几步呢?”

    “唔……也是哦!”霁月应道“但我瞧着以后就没有机会了,索性今日就来看看,看看我们的长灵上卿中意的女子到底是个什么模样!”

    说完,便挣脱长灵,径直地进了店,店内的客人很少,但气氛很好,没有喧闹,众人只安安静静地喝着自己的茶,小声交谈着什么。

    霁月环视了一周,也不等店内的伙计带路,便轻提着自己的长裙,上了二楼,找了一个临窗的位置坐了下来。

    春意寒峭,细雨蒙蒙,窗外是一条潺潺而过的溪流,再往远处瞧,便能瞧见幻世山了,高耸入云,朦胧在一片烟雨之中。

    正在赏景的霁月,余光瞥见了一个女子缓缓上楼而来,手托茶盘,面容姣好。

    “客官,您的茶!”素锦年亲自送茶上楼,她也自然能看得出这个素衣女子的不简单。

    将茶放好后,素锦年并未离开,反而是在霁月对面坐了下来,上下打量着霁月。

    “我可并没有要茶,这茶钱我可是没有的!”

    素锦年听罢,微微一笑,说到“遇见像姑娘这般美人,这茶钱我这客栈也是不差的,就权当送与姑娘了,品品我这茶,也算是这茶的福气了!”

    “所以说,你是这里掌柜的了?”

    “正是!”素锦年双手搭在桌子上,眼睛此时已经离开了霁月,也朝远处瞧着。

    “掌柜的年轻貌美,想必追求者不在少数吧!单单守着着客栈,每日辛劳,为何不嫁一个好人家?”霁月双手捧着热茶,微微地吹着气。

    “你呢?你又为什么一个人?”

    “他死了,不在了,这不便剩下我一个人了!”

    素锦您听罢,收回了目光,也意识到自己或许说错了话,连忙微微颔首,以表歉意。

    “不打紧的,我师弟常与我说,女子就应该洒脱一些,这般,才会找到生活的乐趣!”

    “那你师弟想必也是一个极其洒脱之人了?”

    “这你可猜错了,他以前是洒脱,可如今,像个老道似的,不问世事,不理纷争!”霁月咂了咂嘴巴,抿了一小口茶,说道。

    其实,霁月说的是对的,长灵洒脱,那不过是几百年轻的事情了,自无量上卿死后,他便不得已成了另外一个人,有时,他依旧像一个小孩子一般,喜欢胡闹,或许是在找回以前的感觉吧,可胡闹之后,他的脸色常常变得很深沉,长灵上卿洒脱,那是他装出来的,霁月也知道自己这个师弟心里有多么难受,他是极聪明之人,可是在感情这个漩涡里,他就是走不出来,或许是仇恨蒙蔽了双眼,也或许是他真的长大了。

    “看似洒脱的人或许并不洒脱!有好多人都被我师弟给骗了,他叫我洒脱一些,这样我便能快乐一些,我现在照做了,但我实际上并没有感到多少快乐,姑娘知道为什么吗?”霁月开口问道。

    “洒脱是天生的,是学不来的,若走先人足迹,循规蹈矩,自己学的不像不说,活的更累,哪来的快乐之说:”素锦年摸了摸鼻尖,说到。

    她瞧过许多人,来来往往的人海,都不太一样,甚至没有办法找到两个完全相像的人,性子更是千差万别,人世就是这般,纷纷杂杂,缭乱人眼,人是世间最复杂的生灵,没有之一,千百年来,所有的生灵都在向前走着,漫漫长河,尤以人走的更快,所以他们占据了大半个青州大陆,所以,他们成了青州的王。

    每一个地方都有人世间的千姿百态,人最擅长的就是学习,可素锦年发现,每个人的性子是别人最学不来的,就算旁人学了九分像,可那一分,他是无论如何也学不像的。

    青州浩渺,无边无际,还有许多地方未经踏足,也还有好多地方人们没有真正了解,人性也一样,这是世间最神秘的东西。

    “掌柜的说得很对,期间我问过许多人,他们的答案都不能让我满意,但你的,我最是满意,学不像,而且更累人!”

    “那姑娘还要继续下去吗?我瞧姑娘面色实在是喜悦十分,并没有什么忧愁的事情,为何有时还闷闷不乐呢?”

    “因为下山,所以我高兴,这也是我想要的,以往的忧愁,我忘不掉,也没有办法,所以我不再去想它们,我只想过好以后的每一天!”

    霁月笑着说着,她以往沉浸在过去的悲痛中,无法自拔,害了别人,也害了自己,自从看到自己的阿弟,老天对他那么不公,但他仍要好好地活下去,自己还有什么理由一直走不出来。

    “那姑娘算是真正的看开了!”素锦年起身稍稍关了窗户,风有些大,吹得她头有些痛。

    “是啊!我算是看开了,今日,我来此,一来是瞧瞧你,二来便是为了我那洒脱的师弟!”

    “姑娘认识我?”素锦年顿时站起了身子,朝后退了半步,自山上来,必是幻世门人,难道要找“天一阁”的麻烦。

    “素锦年,我师弟说你叫这个名字,我叫霁月,宫铃峰上卿!”霁月摊开双手,坦诚相见。

    素锦年一怔,不会想到来者这么快,没有丝毫掩饰地就说出了自己的身份,也是,宫铃上卿,是没有必要在自己面前掩饰,师弟?

    “你晓得长灵!”素锦年开口问道,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

    “他是我师弟!”

    “是他让你来找我的!”

    “我可没有!”冷冷的,一袭白衫的长灵出现在了二人面前,和素锦年热切模样完全不同的是,如今长灵冷冰冰的,像是见自己的仇人一般。

    “我还以为你不会来了呢!”

    长灵瞥了霁月一眼,又瞧见了桌子上的那杯热茶,脸色骤变,一挥袖袍将桌子上的那杯茶水打翻在地,瞬时,碎瓷片到处翻飞,未喝完的淡黄色茶水溅的到处都是,在场的二人都吓了一大跳,好在是没有叫出声音来。

    “你还用这招,我师父就是被你用一杯茶毒死的,现如今,你还想来害我师姐!”长灵豁然怒发冲冠,握紧手中折扇指着素锦年。

    素锦年抬起眸子,眼巴巴地瞧着长灵,嘴巴紧抿着,说不出话来。

    “怎么,你怎么不说话了,是不是害死人你才高兴,快把解药交出来,要不我拆了你的天一阁!”长灵再上前紧逼一步,吼道。

    “罢了,罢了,哪来的什么毒药,只不过是一杯普通的茶水罢了!”霁月上前拦住长灵,叫他乖乖地坐下。

    “师姐!”

    “没事的,若是真有事,那也是师姐的命!和她没有关系!”霁月拍了拍长灵的肩膀,笑着说到。

    “你也快坐下吧!”

    素锦年依旧站在原地,不知所措,她万万想不到会以这种方法在见到长灵,她想过千万种可能,唯独没想到会是今日,会来的这么突然。

    瞧着素锦年站起身紧张无措的模样,霁月暗自摇了摇头,刚想起身劝阻素锦年,却听闻:

    “怎么,你以往的那些性子都被自己扔掉了吗?我师姐让你坐,你就坐,磨磨蹭蹭的,还想让我师姐再说一遍吗?”长灵坐在对面,冷眼出言嘲讽道。

    “你这小子,说话能不能注意一点,好歹人家是个姑娘家!”霁月出手拍了一下长灵的后脑勺,嗔怪道。

    长灵冷不丁地被人打后脑勺,整个身子向前栽去,险些碰到桌子,但瞧见是霁月,也不敢说什么,只好又安安静静地不在说话,只是偏身冷眼瞧着素锦年。

    瞧见长灵吃瘪的模样,站在原地的素锦年瞧了个个真切,捂着嘴巴险些笑出声音来。

    “你笑什么?”

    “没,没有……”素锦年喃喃道,小心翼翼地在二人对面坐了下来。

    ……

    ……

    “好好谈谈吧!长灵,还有这位姑娘,我且长你们一辈,往后的日子谁都说不准,若你们心仪,趁早将误会解开,男才女貌,天生一对,何必要记恨,心生嫌隙!”

    “谁与她心仪,她杀害了我师父,我恨不得将她千刀万剐!”长灵当即开口驳斥。

    “那好,给,去杀了她吧!”霁月也不愿再多说废话,右手一翻,祭出一把短小利刃,丢在桌子上。

    瞧着利刃,二人都有些惊讶,尤以长灵呆在原地,也不去捡起利刃也不再开口。

    “怎么?师弟,你不是要杀了她为无量上卿报仇吗?现在给你这个机会,你去呀!”

    听着霁月略微大声的话,长灵伸手拾起了桌子上的利刃,双眼瞧着利刃,但始终没有下手。

    坐在对面的素锦年安安静静地坐着,也不反抗,只眼睁睁地瞧着长灵瞧着这个自己心仪的人。

    长灵缓缓地站起身来,手握利刃,就这般持续了好大一会,额头上早已经有了豆大的汗珠,可他依旧没有下手,明明仇人就在眼前,可手里似有千斤重一般,再往前一寸不成。

    “嚷嚷着要报仇的是你,现在给你机会,你又不舍得下手,若你真的恨极了她,这几百年间,早就杀她千百回了吧!你洒脱,可面对感情,谁都不会太洒脱,你,长灵,更不会,师姐没有机会再去喜欢别人,你有,可你有抓住这个机会吗?当年的事,我不太清楚,不好妄下结论,可现在,看你的模样,我也知道了七八分,你也清楚,无量上卿的事,根本错不在她,你心中明明喜欢的紧,却死要面子,到头来,害了谁?她是一个姑娘家,可你可曾给过她应有的体面,这几百年来,你可曾关心过她?她为你虚度了几百年,可曾有过悔恨,这些,你都有问过吗?你是我师弟,可在这件事情上,没有亲疏之分,我也不会偏袒你,两情相悦是人理,可若心生猜忌,这般人理也会荡然无存,我是没有机会的,若他还在,我会比你勇敢,比你长灵勇敢!”

    长灵整个身子直打颤,手中的利刃也握不近了,疯了似的,逃出了天一阁。

    一切归于平静,霁月稍稍平复了一下心情,她也不想这样,可没有忍住,她想起了红豆,那个已经不在人世的花妖。

    素锦年还在为刚才的事情感到吃惊,微微张着嘴巴,事情转变得太快了些,快到她还没有反应过来便已经结束了,疑惑,欣喜,无奈,感叹,多的只是说不出话来,明明都和自己有关,可自己却是说不出一句话来,自己也不够勇敢呢!

    两个女人一台戏,可她们两个这台戏似乎让人看不懂,霁月如长者,素锦年如晚辈,可两个人又像是同病相怜,惺惺相惜,素锦年发觉霁月身上有许多故事,比自己的还多,经历的要比自己还痛苦,她活成了自己,像太阳一般。

    “你想听我的故事吗?”

    “嗯!”素锦年稍稍地点了点头。

    “你自己上岛吧,就当从未见过我!”老汉也不再发动任何形式的攻击,留下这么一句话后,便朝来路的方向飞去了。

    云无忆暗自摇了摇脑袋,也不再去追,带着明镜朝着视野中的小岛飞去。

    “我一个人,要对抗上羽族,甚至还有整个名门正派,可能吗?这是不现实的,以前,我也和我娘有一样的想法,可现在呢,我又被现实摧残成什么模样,老前辈现在也已经看到了!”云无忆摊开双臂,自嘲道。

    “所以,你怕了?”

    “是的,我怕了,我怕再失去我身边仅有的东西,我不是改变青州秩序的那个人,也不是能以一己之力就能救下所有人的人,如果是,那我可以去救,可以去改变!”

    老汉听罢,嘴中的烟斗还在冒着烟,只是气氛却开始凝重了起来,老汉缓缓地站起了身子,嘴里发出阴阳怪掉的笑声,眼睛直盯着云无忆。

    “你根本就不配,不配做小姐的儿子!”说完,老汉便无风自起,整个身子悬浮在了空中,肩膀一抖,一双翼翅生了出来,顿时,狂风大作,那海中孤零零的破旧篷船竟炸裂开来,无数木屑到处纷飞。

    老汉眼睁睁地瞧了云无忆也展开翼翅,带着明镜升到了空中。

    “诱饵是什么?”各大门派的人都不是傻子,他们也不会遵从上羽烈山的意思,悉数上岛,岛上肯定有他们感兴趣的东西,上羽烈山这一盘棋下的好大!

    “异宝,绛珠草!”

    云无忆猛地回头,瞧了老汉一眼后,又缓缓地转过脑袋,目视前方,只是脸上有种说不出来表情,微微愤怒,又带着些许惘然。

    “你不去试试,怎么知道你不是注定的那个人,大小姐生来不凡,她的儿子也注定不凡,你是那个人,是完成大小姐未完成之事的那个人,你推脱不掉的!”老汉猛抽了几口烟,声音高了几调不止。

    云无忆没有再说话,捂着脑袋想了一会,起身时,眼睛通红,面色苍白,说到“为什么所有人都把事情推到我一个人身上,我已经受够了这个世界,我做不到,我这一辈子,我只想和我爱的人,平平安安地过一辈子,其他的事情我都不愿再去想,那些人,冠冕堂皇,个个满口仁义道德,死了也是应该的,更何况,死的是我娘,这个仇一定要报,青州?青州?青州太大了,事情也太多了,我也不想为了青州,妖魁什么的,大概是你们虚幻出来的吧!这几十年来,青州照样还是好好的,妖魁也没有把青州给灭了呀!”

    “可人都已经死了,那些凶手不该得到报应吗?明明没有错的人,却被一群自认为对的人给杀了,事后,我还要救他们的命,这是什么道理?我不是仁者,我是我娘的儿子,我只知道,总该有人为这件事承受过错的!”

    “即使你们都是对的,那也不该拿整个青州的命运做赌注,我也不是仁者,我也想为你娘,为大小姐报仇,可把那么多人全部杀了,有用处吗?你娘想要的只有一个公道,而族长铁定心要杀了他们,所以,公道也只有你来讨,你娘曾经说过:是青州的整个秩序,千百年来被一些无知之人弄颠倒了,只要纠正这些秩序,人人都会向善,妖也会与人和谐相处,这般,世间便不会再有杀戮,便不会再有任何不好的事情发生!”

    “所以说,各大门派都会上岛?”

    “是的,族长已经安排好了,信使早已经出发了,脚程快的,已经回来复命了,当年参与的人尽数都会到场,到时候,一网打尽!”

    “可这样,我娘的仇就报了,老前辈也应该感到欣慰才是!”云无忆被海风吹的眯了眯眼睛,又拢了拢衣袍,随意说到。

    “知其母必是其子,这句老话,老汉向来是不信的,可现在也不得不信了,少主虽然没有见过大小姐,可脾性也应该是最像的,大小姐生前最是不愿勾心斗角,她以心待人,也不愿见到任何血腥的事情,大小姐甚至连一朵花都不忍摘下来,若是这么多人为她而死,她也会不开心的!”老汉背对着云无忆,坐在船尾,在船梆上敲了敲烟灰,咳了两声说到。

    站在船中间的明镜努了努嘴巴,挠了挠头,实在搞不懂,这两个今日才第一次见面的两个人,说起话来,话中有话,实在让人听不懂说的是什么。

    也是,绛珠草的确是一个很好的诱饵,天地异宝,各大门派都心之所往,就算得不到,看上两眼也是好的。

    “少主,老汉见过无数风浪,但这一次,族长掀起的风浪足以覆灭整个青州,少主三思,若是来者全部葬身瀛洲岛,那么妖魁就会伺机而动,再没有什么力量与之相抗了!”老汉从怀中摸出烟斗,塞上烟草,点火,又叭叭地抽了起来,略带忧愁地说道。

    云无忆出舱,在船头找了一处相对干净的地方,坐了下来,望着远处的瀛洲岛。

    “老前辈虽然只是撑船,但想必也是听了不少的消息吧!族中众人对我回瀛洲岛,有何看法?”云无忆开口问道。

    老汉瞧着船头的那个年轻人,暗自摇了摇头,缓缓答道“既然少主问了,老汉也就答了,族中众人希望少主亲手为自己的母亲报仇,为上羽一族洗刷冤屈!”

阅读浮世欲最新章节 请关注完美小说网(www.icicci.com)



随机推荐:豪婿韩三千苏迎夏洪荒玄幻之神级圣师从满级天赋开始无敌我能复制天赋神级龙卫从今天开始当城主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